上海自贸试验区金融创新进行时

日前,央行、商务部、银监会等部门联合下发《进一步推进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金融开放创新试点加快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方案》(下称“金改40条”),提出率先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研究启动合格境内个人投资者(QDII2)境外投资试点、扩大人民币跨境使用、外汇管理改革等内容。

两种可能方案“金改40条”是上海自贸试验区自设立以来金融改革使命的进一步延续和细化。其中,与QDII(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相对应的QDII2境外投资试点更是令人眼前一亮。可以预见的是,随着QDII2试点开闸,未来符合条件的个人开展境外实业投资、不动产投资和金融类投资将更为通畅、便利。

关于QDII2试点,业界讨论已久。此前有消息称,国务院批复将择机推出QDII2境外投资试点,并拟以上海、天津等地为首批试点城市。今年6月,央行发布《人民币国际化报告(2015年)》中同样提及考虑推出QDII2境外投资试点。这次,上海自贸试验区新政出台更让人感到QDII2试点迫近,相关管理办法有望随之落地。

启动QDII2试点,首先必须确定合格境内个人投资者的范围。

“上海自贸试验区QDII2试点有两种可能的方案。”上海财经大学自贸区研究院秘书长陈波表示,一是在自贸试验区工作和有纳税记录的人,可开设自由贸易账户,并以个人税后年收入作为境外投资的参考额度(额度可以累加),从而不受个人每年5万美元的换汇限制。这种方案比较容易明确谁是合格境内个人投资者,但辖内符合条件的人并不多;二是试点范围放宽至整个上海市,一般有上海市户籍的、有一年以上工作经历和纳税记录的人皆可申请,且以税后年收入为可兑换额度,这样一来高净值人群的基数上升了,更多的人可以进行境外资产配置。

近年来,我国居民和企业对境外投资需求强烈,涉及境外购买不动产、境外上市、投资实业等。以金融类投资为例,很多公司并未在国内A股上市,而是选择中国香港市场或美国市场上市。而一旦试点QDII2,更多的投资诉求会被释放,符合条件的个人也可以直接购买境外资本市场股票,而非单纯地依赖QDII机构投资海外。

不过,参与境外资本市场投资不可盲目。陈波认为,QDII2试点让投资者有了更大的投资范围和选择性,但也应该清楚地认识到,境外的金融证券投资其实风险比国内还要大一些。许多投资者对国内资本市场还没有搞清楚,盲目参与国外资本市场投资并不可取,一旦发生风险,也是中小散户所无力承受的。

记者注意到,“金改40条”还特别提及投资“引进来”,即支持上海证券交易所在自贸试验区设立国际金融资产交易平台,有序引入境外长期资金逐步参与境内股票、债券、基金等市场,探索引入境外机构投资者参与境内新股发行询价配售。

无论是QDII2境外投资试点、扩大人民币跨境使用还是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都是必不可少的一环。

去年5月,央行上海总部发布《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分账核算业务实施细则》和《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分账核算业务风险审慎管理细则》,初步搭建了自贸试验区风险管理账户体系的政策框架,标志着上海自贸试验区自由贸易账户正式“上路”。今年4月,上海自贸试验区自由贸易账户加入了外币服务功能,正式成为本外币一体化的自由贸易账户。到目前为止,上海自由贸易账户可办理经常项下业务、经常项下和直接投资项下的本外币资金结算及相关本外币投融资业务等,同时该自由贸易账户功能还在继续拓展。

上海市金融服务办公室主任郑杨表示,截至今年9月,已有36家金融机构接入自由贸易账户监测管理信息系统,共开立3.3万个自由贸易账户;本外币境外融资额1318亿元;上海自贸试验区内累计有209家企业参与跨境双向人民币资金池试点。下一步,上海将配合“一行三会”,在自贸试验区内进行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的先行先试,逐步提高资本项下各项目可兑换程度。

通常来说,一国在对本国货币进行国际化之时最好选择本国货币处于上升趋势的时候。然而,现阶段人民币贬值压力较大,境内投资回报率低,而美元有看涨趋势,业界担心此时启动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将引发大量资本外逃或境外投机资本涌入,从而影响国内经济及金融市场的稳定。

华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俞平康认为,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并非完全自由,短期内还会有资本管制的措施,以避免资本外流对经济造成较大伤害。

“上海自贸试验区提出率先实现人民币资本可兑换其实是一种有限度的尝试。”在陈波看来,不能因为有风险就不改革,而应在不断的开放过程中积累资本项目开放的监管经验,边试点边寻找出路。

责任编辑:吴梦云